在討薪農民工周秀雲非正常死亡後,太原相關部門一開始並未立案而是希望私了,賠償金從54萬增加到上百萬,被家屬拒絕後,當地警方為他們安排宿舍,開始“跟蹤服務”。山西省委主要領導曾強調從重從嚴處理該事件,堅決清除害群之馬。(1月6日央視)
  農婦命喪派出所事件,無疑成為近期全國最受關註的輿論焦點之一。在對領導的高度重視和鮮明態度點贊的同時,我倒是還有一點自己的看法:領導的心情可以理解——對農婦之死很心痛,對相關部門的執法人員很生氣、恨鐵不成鋼。不過,不管是普通人還是領導,表達個人情緒未嘗不可,這也是每個人的自由;但在面對法律問題和涉法案件的時候,最好還是不要過於情緒化,領導幹部更應如此。而“從重從嚴”的說法,似乎就稍微有點情緒化了。
  處理農婦命喪派出所事件無須“從重從嚴”,只要依法辦事就行了。涉案的警察有多大責任,就追究多大責任,不能因為他們身份特殊就網開一面、包庇縱容。但同時也不能因為事件形成了網絡熱點,為了“滅火”就必須“從重從嚴”,這既不合理也不合法,矯枉過正也不利於弘揚法治精神。
  媒體報道了此案發生後的一系列不正常現象,比如相關部門一開始並未立案而是希望私了,賠償金從54萬增加到上百萬,警方對死者家屬提供“跟蹤服務”等等。不立案、想私了,是否涉嫌瀆職或執法犯法?並且,誰拖著不立案?誰出面聯繫賠錢私了?誰膽敢公然對家屬實施“跟蹤”?能把事情按下來那麼長時間,動用了那麼多的公權力和資源,恐怕不是一般人(甚至不是個別人)所能做到的。能對這些不正常現象都一追到底、依法處理嗎?我覺得這才是最需要關註和追問的。
  文/喬志峰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處理農婦命喪派出所事件無須“從重從嚴”)
創作者介紹

impossible

zwnyri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